• 大发PK10网投

    更新时间:2019-04-08 08:07:00本章字数:997字

    转眼有到了年末,也到了岁末寒假。

    几乎所有的师生都回了家,学校的食堂和商店也纷纷关了门,唯一还在留守的是年终轮换值班的门卫和保洁。

    关横和陈千雪没有回家,他们二人因考试成绩优异,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去蓉都附属医院实习的机会。

    现在还有一周的时间关横与陈千雪就要去附属医院报道了。

    这一周里,他们二人未曾见面,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。

    关横依然住在校外的酒店,他在这已经住了四五天了,也着实有些烦闷。期间他曾回过一品伞宅拜祭自己的师父刘大。

    拜祭过后才知自己已经完全无法继续留在一品伞宅了,所有与刘大的回忆都成了内心难以弥补的遗憾。

    他还去过母亲的家,也就是成华小区的家。可是若隐若现的回忆也让他有种难以名状的痛苦,每每思之,头痛欲裂。关横的记忆犹如时断时续的河流没有规律。

    关横知道自己的父母还生死未卜。也不知道自己要强大到何种程度才能有寻找父母和解救父母的能力。

    一个人的酒店虽然显得冷冷清清,但是好过曾经有过温情的家宅。只因那份温情已尽数化成了无奈、心酸、思念与忧伤。

    所以,关横宁愿在酒店住着,免得睹物伤心。

    近段时间,唯一让关横偶有想起的人只有叶静和陈千雪了。

    叶静在放假的那一天就被张家的那个少爷接走了,那天是个傍晚,关横远远地看到叶静上了张丰的车。

    关横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滋味,总觉得叶静不应该与这张丰在一起,他始终认为这张丰配不上叶静。尽管他承认张丰对叶静也是用心良苦。

    陈千雪依然住在宿舍,此时的宿舍只剩下了她一个人。

    因为没有了往日课程,陈千雪与关横少有交集。这几日她除了出校门吃饭,就是在学校的一个长椅上静坐。

    这个长椅在学校一颗银杏树的下面,银杏的叶子早已掉光。

    蓉都的冬天不像北方那般四季分明,这里不会飘雪,但是寒冷的程度一点也不亚于北方。所有的学生都已经换上了棉服或羽绒服。帽子和围巾成了最常见的服饰。

    她静静地看着天空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她清澈的双眸倒映着蓉都灰蒙蒙的天。好像这天块荧幕,放映着各种电影故事。

    陈千雪也不觉任何的寒冷。

    没有人知道陈千雪在想什么,这也是陈千雪第一次出现这样的状况,一连几日都是如此。陈千雪坐在长椅上双目似有神又似无神。

    本来是美丽的女子,眼神却显得有些诡异难测,让人大觉反常。

    直到有个保洁阿姨走到她的身旁,稍稍打断了陈千雪的静坐。

    “同学,你坐这长椅上,日日对着天空发呆,可是有什么心事?”身着蓝色工服的保洁阿姨,停下了挥动的扫把,驻足在陈千雪面前轻声问道。

    陈千雪此刻,收住望向天空的眼神。